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谭赵】透明人间 28

✨想不到吧!我居然更新了!感谢剑秋的邀请❤

✨上一章在这里 

✨忘记了剧情不要紧 咱走的是意识流


28 余震

从离开华尔街创业开始算起,谭宗明在上海奋斗了十几年,才攒下晟煊这份家业。这些年里,谭宗明不说夕惕朝乾,也配得上一句兢兢业业。跟谭宗明前后脚下海的人里头,发达的不少,翻车的更多。谁都以为自己是时代的弄潮儿,可就忘了一句大白话,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前一年在纳斯达克敲钟风光无限,后一年可能就锒铛入狱黯然离场。

谭宗明跟那些真正白手起家的狠人比起来起跑线提前了太多,相对地,顾虑也多。像谭家这样家世背景出来做生意的人里头,多的是光靠当白手套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的。说...

【安雷】如沐爱河 10(完结)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前影帝Alpha安X视帝Omega雷

✨作者放飞自我狗血大作,雷梗密集⚠️真滴很雷⚠️

✨完结了!!!!!!!我狂舞乱喜!!!!!!!


10

消息如过境风球一样脚步飞快。当事人的回复贴心地替嗅觉灵敏的娱乐侦探们提炼出了重点,营销号各尽所能,把一段尘封多年的旧事演绎出种种匪夷所思的版本,看得佩利直吐槽,不想当编剧的营销号不是好小说家。

那条阴差阳错的回复之后,雷狮和安迷修都没有再公布任何声明,卡米尔的官方回复是剧组正在闭关拍戏,等到合

【安雷】如沐爱河 09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前影帝Alpha安X视帝Omega雷(港真我写着写着已经完全忘了这个设定

✨作者放飞自我狗血大作,雷梗密集⚠️真滴很雷⚠️


09

无论多少次,人都会义无反顾踏入同一条爱河。

安迷修如此确信着。

在遇到雷狮之前,他的人生算不得波澜壮阔,比同龄人多经历的那些曲折让他提前窥探到了这个世界不那么温柔的一面,想要飞向太阳的人长着一对蜡做的翅膀。在还有亲人庇佑的年代里,母亲从事着一份普通的工作,努力让他度过了和别的小孩没太大两样的童年。她始终对安迷修的身世守口如瓶...

【安雷】如沐爱河 08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前影帝Alpha安X视帝Omega雷

✨作者放飞自我狗血大作,雷梗密集⚠️


08


房间四壁都萦绕着旧日的气息,天花板上的顶灯不落一丝灰尘,看得出时时擦拭的痕迹,一亮便屋内通明,把这十年光阴都接续。

雷狮醒来的比安迷修要早。信息素波动的狂潮已经过去,喉咙里像是含了一块冰,凉凉的,带着些许肿胀,让他想起昨晚的亲吻有多么明确。黑色的项圈被随手扔在床头的地板上。那里本来应该有一只床头柜的,只是卧室面积狭小,床头柜只好挪到窗边当置物柜用,这块多出来的自留地就被台灯占据着。...

西北偏北

8月10日到8月18日,我在西北待了九天,回来后囊空如洗,提前步入破产生活。

从杭州离开的那天赶上台风,机场广播一声声播报取消航班,公告牌上鲜红一片,做好了去不成的准备。可到底还是起飞了,甚至没有延误太长时间。巨大机翼割破雨幕冲上云端,高处的天空柔软静谧如丝绒,到信阳中转时明月皎皎,像一串孤高的淡黄花序缀在云间。

为了省点路费,9号晚上在西安中转换乘。12年4月底我来过西安,同行的室友如今在西雅图给亚马逊搬砖。在兵马俑地宫被忽悠买过一只手镯,当然不可能是玉,黑石里头泛着一点点雪花似的白,怎么也擦不干净,只好安慰自己这就是王二笔下的长安,黑的水混着白的雪,几百块钱买一段诗意。但几百块能吃多少...

呜呜呜呜呜

为什么我到八十岁了还会有开学ptsd

千红一哭 万艳同悲

春山拜拜 夏风拜拜

快乐的日子像指甲那么短


嘉峪关晚上好凉

星子在很高的天上

夜空里浮着一种蓝

是王小波说的那种往事如烟的蓝法

“我最怀念的就是地球,山坡上,夜晚的月亮。”

一周之后再更新

旅行中

看完了莫高窟

感想是

搞艺术好花钱


【安雷】如沐爱河 07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前影帝Alpha安X视帝Omega雷

✨作者放飞自我狗血大作,雷梗密集⚠️


07

雷狮刚出道那几年,几乎所有媒体都在八卦他和雷家的关系。雷狮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息影沉寂两年之后,他在首次担纲主演的电视剧发布会上公开了自己的Omega身份,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也让他和雷家的关系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不久,雷氏改朝换代,雷家大公子继任当家人,二小姐远赴海外,传言中一直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幺子仍旧难觅行踪。

雷狮有很多年不曾再来过雷家的本宅。旧宅风物依旧,花园里造了几座华而不实的玻璃花房,又添了几...

【藕饼丨校园AU】少年游 01

✨官二代扛把子和真·黑道少主不得不说的故事

✨有各路封神人物npc出没

✨真的是甜甜的校园AU啦!


01 墙头马上

◎ 一场从法治时空开始的恋爱


敖丙和李哪吒同年同月同日生于同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十七年后一个暮春的黄昏,两人奇迹般地重逢。当时敖丙正在小巷子口把女同学护在身后,对面两个人高马大的男生一手架着挨了一巴掌的老大,一手将自行车链舞得虎虎生风。

被两位巨灵神提溜着的小个子男生捂住肿了半边的脸颊,死盯着半路杀出来的敖丙,恨恨说:“小子你造我四谁吗?我康你四不想在一中混了……”话还没说完,牙齿咬舌头,疼得吭哧吭哧喘气。

敖丙继续挡在...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