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谭赵】透明人间 07

07 这短暂的自由瞬息 


赵启平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假期生活,先前虽然有些隐秘的不快,也都在秋日艳阳下蒸发殆尽,一笔勾销了。值班表上前后挪挪,补齐了七天的长假,赵启平自己开车到杭州,国庆假期尚未正式开始,这座秀丽的城市已经涌入了不少游人。

赵启平有个姑姑住在杭州,自然是要先去拜访的。姑姑姑父的孩子还在国外留学,平时家里冷冷清清,热情地要留赵启平住,赵启平既不想麻烦姑姑一家,又想玩得自在一些,只好婉拒了,找了间西湖边的酒店住下。

他小时候来过杭州不少次,每次来必游西湖。好在西湖是常看常新的,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力的精心雕琢毫无龃龉之处,美得仙气四溢,好像非得拿画框框住才能平心静气欣赏它的美。

遗憾的是今年的桂花开得不好。上天竺的桂花开得最早,赵启平去看的时候满树零零落落,显出难以为继的样子。满陇桂雨的桂花则开得晚了,树上的花朵像是暗绿夜空中偶尔闪动的星子,不复往年扑簌簌连道路都要落满的盛势。

赵启平找了间茶馆坐下来,吃了几块桂花糕,味道确实一般,只好转过头去看游客们欢喜地在树下倚着树干拍照。倏忽一阵风来,乌云如奔马聚集,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大雨噼里啪啦落了下来,砸得路上行人纷纷避走。茶室里迅速涌进避雨的游客,空气里满是雨水在人身上蒸发的沉闷味道。

“是刮台风了吧,前几天这么热的。”有人望着外面风雨大作的世界担忧。

移动贴心地发来了橙色预警。赵启平叹了口气,喝掉杯中最后一点桂花酒,抖开伞冲进了雨里。

 

姑姑打来电话要赵启平一定到她家里去住。台风天闷在酒店里有啥意思,来陪姑姑打牌嘛。

赵启平这回是却之不恭了。

“平平来了。”进了门姑父就从沙发上坐起来,面带微笑,“你先陪你姑姑坐,我去烧菜。”

姑父是个温和腼腆的性格,当年穷得叮呤当啷响,是入赘到赵家的,所以见到赵启平他们都十分客气,从来不多说话,总是自觉找事去做。他在单位当了领导,忙得脚不沾地,妻子提前退休在家,诸般家务却都还是他在做。赵启平爸爸为此说过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妹妹好几回:“做夫妻还是要互相体谅,你丈夫现在事业做得好,忙成那个样子,你在家里多帮衬一下减轻他负担才对。”姑姑不以为意:“家务都是他自己要做的嘛,我又没有强迫他的。我也忙了那么多年,还剩多少好时光了?大不了以后我多洗几口碗就好了嘛。”

也说不清姑姑这到底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还是傻人有傻福,总之这么多年以来,维护家庭和谐的重担都落在姑父肩上,暂时没出什么漏子。表妹粘着赵启平抱怨过:“我妈可把我爸欺负死了,我都看不下去了。”她说她妈妈根本就不像个当妈的样子,她还得反过来哄着她妈,干了几仗以后干脆跑国外去了。

对此姑父表示:“小孩子家家的转不过弯儿来,哪有人生来就是好爸爸好妈妈的,也要给父母成长的空间。”

赵启平腹诽:姑姑的战线拉得真够长的,都二十多年了,表妹都在国外结婚怀上宝宝了,她老人家还没成长完呢。

他不愿意在姑姑家久住的原因就在这里——在这二位面前浑身不自在,总感觉自己杵在中间发光发热。

 

姑父扎上围裙去厨房忙活了,赵启平和姑姑东拉西扯聊了会儿天,站起来说:“姑姑,我去厨房看看做什么饭啊。”

姑父正在做糖醋鱼,锅里热油噼里啪啦响,和外面的狂风骤雨挺相衬。赵启平洗干净双手要去切小葱,姑父让他别忙活:“你是医生,万一把手伤了怎么办?”

赵启平逗姑父:“没事儿,我这双手可是上了保险的。”他麻利地把小葱切好,琢磨还要帮忙干点什么,姑父从水槽边的玻璃碗里挑出个橘子给他,让他站冰箱旁边去,省得被油溅到。

“姑父,我姑平时帮你洗碗吗?”赵启平问。

“我要她帮我洗碗做什么,我自己洗还比较快。再说家里有洗碗机。”赵启平抬头看,料理台上还真的搁着一架家庭式洗碗机。

他没话了,左右手来回倒橘子。姑姑还在客厅里哼越剧,黛玉焚稿。姑父养的那只鹦鹉在窗口的笼子里跳来跳去,跟着女主人一起唱:“啊——啊啊——”

在婚姻这门古老的学问面前,赵启平这个未得其门而入的旁观者没有资格判断这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他剥开橘子皮,刚拈了一瓣橘子塞进嘴里,手机就响了。

 

谭宗明飞去瑞典两天,和父母稍作团聚,又匆忙飞回国内,在台风天里直奔杭州谈并购案。对方公司的老总对这天气深表遗憾,不然在徐徐金风里到西湖附近走走喝喝茶多少惬意!谭宗明忽然想起赵启平提过一嘴国庆期间的安排,想他会不会也在杭州,那小赵医生难得的假期就算泡汤了。

原本赵启平不用拖到这么晚再休假的,主要是被老爷子的伤病给拖住了。谭宗明觉得有些对他不起,加上还要拜托他不时来家中复诊,打个电话问候似乎也应该。他找出了赵启平的号码,拨通之前犹豫,到底是打好呢还是不打好呢。助理来问他是否要即刻启程返回上海还是留在这里等天气稍微好转,谭宗明沉吟片刻,决定再留一两日,索性将电话拨了过去。

 

他和赵启平约在酒店楼下见面。原本只是个问候的电话,赵启平却情绪很高,说大家难得有缘,不如出来喝杯茶咯。谭宗明望着窗外吹云卷树的大暴雨,再度打电话问赵启平:“小赵医生,你确定要出门吗?”

赵启平吃完饭以后又被姑姑拉着玩斗地主,借口上卫生间给谭宗明回话:“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等着,我马上出门。”

 

谭宗明住的是个高端酒店,他让助理去咖啡厅定了雅座,又亲自到楼下去接赵启平。雨水噼里啪啦浇在大堂门口,保洁阿姨不停地往外扫水。谭宗明认出了赵启平的车,隔着雨雾,他看见赵启平从拉开的车门后面冲出来,门童还来不及给他打伞,他已经几步跨到了台阶上。

赵启平似乎没有看见等在大堂里等候的谭宗明,他没有直接进来,而是绕到一株盆栽背后,对着反光的装饰镜抓了抓头发。

谭宗明忍不住笑起来。

赵启平臭美够了,才转过头去找谭宗明。谭宗明冲他挥了挥手,注意到赵启平的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墨绿的衬衣上半截都被雨浇成了黑色,可怜巴巴地贴在小赵医生瘦削的身躯上。

“久等了。”赵启平整个人还笼着水汽,走过去同谭宗明握手。

他的手冰冰凉凉的,握起来像握着一束新鲜的青草。

 

“不介意的话,用这个吧。”谭宗明随身带着手帕,这点让赵启平觉得很有趣。

谭宗明出身在什么样的人家,接受的是怎样的教育,过的是什么样的人生,赵启平所知者寥寥。但他却又很奇怪地开车载过谭宗明,进过谭宗明从小长大的房子,用他的手帕擦过脸上的雨水。

很奇怪,不是吗?像是一切都反着来了。

 

谭宗明邀请他到咖啡厅略坐一坐,把早就搁在座位上的袋子递给他:“一点小礼物罢了,小赵医生留着做个纪念吧。”

赵启平瞄到了袋子上“Kosta Boda”的商标,虽说这家的水晶他一向喜欢,但是无功不受禄,赵启平把东西推回谭宗明面前:“谭总客气了,我不能收。”

谭宗明没有勉强他,很自然把袋子放到了脚下。

赵启平啜了一口咖啡,低头的瞬间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眉眼,他嫌碍事似的拨到一旁。瞥见谭宗明正在看他,有几分不好意思。

“没打扰谭总你的工作吧?”赵启平将那方手帕叠好,规规矩矩地搁在手肘边。

谭宗明摇头:“没有。只是临时的行程安排,已经结束了。”

赵启平转过去看向窗外,语气里满是遗憾:“本来今年的桂花开得就迟,碰上这场台风估计够呛的。”

“去年这里花开得早,也不精神。”谭宗明的手指在骨瓷碟沿上轻轻一划,像是想起了什么,“其实六院的住院部旁边那几株桂花开得倒好。”

“嗯?谭总你也经常来这里赏桂?”赵启平问。

“有空的话会过来,前几年的桂花是真好,这几年倒差了些。”谭宗明笑了笑,“不过遇上台风倒是第一次。”

 

正说话间,咖啡厅顶上富有情调的灯光忽然熄灭了,周围响起几声惊呼。赵启平把举着的杯子放下,对面谭宗明的脸隐在昏暗的阴影里看不分明。

“谭总?”赵启平学医的时候有一次被解剖室停电吓到过。学医的没有怂的,但跟七八具尸体在黑暗里一起待上几个小时,钢铁般的心脏也得碎成玻璃渣。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去喊谭宗明。

“没事,停电而已。我在这里。”谭宗明的声音醇厚温柔,让赵启平悬起的心稳稳落回了肚子里。

停电大概只持续了两三分钟,咖啡厅重新明亮起来。店长不好意思地向客人们道歉,说这是台风吹断了附近的电线导致的跳闸,酒店已经重新接上自备的发电机组,请各位不必担心。

赵启平的脸色有几分苍白,喝了半杯咖啡才缓过来。

谭宗明关切地递上另一条手帕:“没事吧?”

赵启平冲他牵起嘴角,两只眼睛像秋雾蒙蒙的夜晚:“我没事。不过谭总,你是搞手帕批发的吗?”

 

外面的风雨小了些,赵启平接到姑姑的电话,催他回家吃晚饭。谭宗明送他下去,路过某家精品店,赵启平觉得还是应该买件新的衣服,他带的都是薄秋装,台风天降温厉害,他还不想回去带病上岗。

店员看着两位英俊的男客人结伴走进店里,心头那个激动加好奇。不过她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推销员,聪明地没把这种心情表露出来。赵启平在领班的陪同下看了一整排衣服,最后挑了件当季的新款出来去试衣间换,出来以后问谭宗明:“怎么样,合适吗?”

“先生您穿这套特别帅。”店员恨不得把他夸出朵花来。

谭宗明当然知道小赵医生自己心里有了主意,他只负责点头称赞:“嗯,很合适。”

“那就这件了,帮我包起来。”赵启平看着镜子里的谭宗明,微微一笑。

 

外面雨小了很多,天空泛出旧墙皮一样的白色。

赵启平接过门童递上来的伞,忽然转头对谭宗明招手:“谭总,你过来一下下。”

谭宗明走上前去,看着赵启平从装衣服的袋子里掏出一个小方盒。

“送你的礼物,等我走了再拆。”赵启平把盒子递给谭宗明,“那,再见。”

谭宗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赵启平已经撑着伞走进雨里了。

 

不收我的礼物,反倒还送我礼物。小赵医生,你是什么居心?

谭宗明打开小方盒,笑了。

里面是方崭新的手帕。

他抬起头去看赵启平,赵启平隔着雨帘冲他一笑。礼尚往来,不欠人情。这是小赵医生处世的原则。

谭宗明朝他扬了扬手里那个盒子,赵启平点了点头,一踩油门,把车开走了。

 

手帕洁白柔软,像极了赵启平在灯光复明的片刻流露出的安心眼神。

很好看。


评论 ( 38 )
热度 ( 540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