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江山留与后人愁

跑了几天工地,累。

看最近的几条消息,牙痛。

没有资格学人感慨“诸公可叹善谋身”,我不过是许多砂砾里小小的一颗罢了。

至于那些依附在羽翼之下为着暧昧的清白沾沾自喜的,暗地里偷着乐就行了,何必变着花样踩上一脚。

看王澍的《造房子》,好看。好的建筑有质地和肌理,合法性与美无关。

没有别的想法,希望冬至之前能不再牙疼。

评论 ( 21 )
热度 ( 61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