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关周】头号警察

2045年,全球互联网实现全面VR化,国内各行政事业单位的办公系统强制引进VR系统,除了个别承担特殊职能的岗位以外,公务员朋友们终于实现了在家办公的理想。周巡被返聘回警队当顾问的第一天,津港的犯罪模拟系统测试版正好上线。

 

和其他岗位积极响应VR化的热潮不同,警察同志们总有点“现场高于一切”的小执着,对连犯罪分子衣角都扯不到一片的VR系统兴致缺缺。领导很生气,把局长喊去拍了桌子:知不知道这套系统有多贵啊?光是维护的钱都能把你们全警察局的人换上三轮还不止。麻溜儿给我用上,培训一个都别想躲!

 

被劈头盖脸削了一顿的局长回来给大家开会:我说大家伙儿,尤其是队长副队这老几位啊,要勇于接受新生事物,懂不?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安静如鸡。局长只好使出杀手锏:听说,听说啊,这个测试版的系统里有彩蛋,闯过三关就能得到一次最高权限的正式版本使用权。

 

大家:啥意思?

 

局长清了清嗓子:就是说你能调动全公安系统的资源来给自己查案子,咱们部长都没办法拦你,明白?

 

明白明白。大家纷纷举手:局长,那赶紧培训啊!

 

坐在局长身边的周巡问局长要账号密码。局长诧异:老周,你也玩啊?周巡撩了把头发,倍儿潇洒地一笑:怎么也不能输给这帮小兔崽子不是?

 

第一关:请找出津港市局经办过的最特别的案件。

 

系统生成了一堵高墙,密密麻麻堆满厚厚卷宗,档案处的小伙伴们立刻沸腾了,开始在卷宗叠成的小山上爬上爬下,翻拣自己印象中的大案要案悬案。唉,年轻人就是浮躁。老资历的警官们不做无用之功,而是聚在一起回忆这些年来办过或者耳闻过的案子,然后按图索骥和卷宗对照。不管是连环杀人案还是巨额诈骗案还是啼笑皆非的乌龙案,系统一律高叫:哔——哔——答案错误。

 

只有周巡找到了正确答案。他办过大大小小无数案子,就那一件,一辈子也忘不了。“2·13杀人案”。那本卷宗握在一个小年轻的手上,周巡要了过来,小年轻好心提醒:周老师,我试过了,这是错的。

 

周巡哗哗翻开卷宗,第十页果然还是被撕走了。不过周巡是什么人呐,小半辈子就跟这案子过不去,唰唰就把缺掉的那页默写了出来补上。系统亮起绿灯:恭喜您,答对了。

 

大家鼓掌。姥姥,这游戏的面纱背后还是面纱啊。

 

第二关:找出以下十个犯罪现场中嫌疑人留下的破绽。

 

考验同志们业务水平的时候到了。负责文职工作的很快就被那些刁钻古怪的现场给难住了,这回轮到搞外勤的扬眉吐气。第一个现场的线索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烟头,第二个是判断轮胎痕迹,第三个是伪造了死亡时间……九轮过后,能顺利通往最后一个现场的寥寥无几。

 

周巡小心地挪开脚,避免踩到那一大滩血泊。典型歹徒破门杀害男女主人的现场。到处都是搏斗痕迹,破绽太多以至于找不出最大的破绽。游戏规则是只允许现场勘查,不允许任何技术手段来辅助。稍微复杂一点的痕检都歇菜。

 

刚穿上警服那阵,师父问他:你知道当警察得学哪四样吗?

周巡欠抽:说学逗唱?

师父飞起一脚踹他:狗屁。是望闻问切。

 

再后来,技术手段发展起来了,哪儿哪儿都有摄像头,古典犯罪主义走向了终结。周巡那时是个爱惹事的刺头儿,常常在队里坐冷板凳,没事儿就拿那些杂志小报打发时间,琢磨那些犄角旮旯里的案子。警局内网论坛里老有个叫“老虎”的ID发各种国外先进刑侦手段的科普,周巡不服,老要上去杠他一下,底下每次都一溜儿起哄架秧子的。

 

后来周巡被关宏峰捞了起来,总算老老实实当起了人民警察。论坛关闭那天,周巡经过关宏峰办公桌,看见他正往文档里拷贝帖子,默默盯了会儿,差点没蹦起来:合着你就是老虎?!

 

关宏峰冷静地回答:老虎是我家鱼的名字。

 

现场的鱼缸里那几尾鱼还在无精打采地游动。周巡敲了敲鱼缸,当初他为了监视关宏峰的一举一动,顺带连各种观赏鱼的属性都查了个遍。这鱼缸的装备这么专业,主人不至于傻到把斗鱼和金鱼混养。歹徒很可能是假扮了宠物店的工作人员借口进门的。

 

剩下那几位都不得不服。要不怎么人家能当顾问呢。

 

周巡心情倒很平静,他想起了那条不仅领了盒饭而且被做成了盒饭的肺鱼——老虎。

 

关宏峰,你缺了大德了。

 

第三关:如何在遭人构陷时为自己脱罪。

 

周巡看到题目就乐了。得了,量身打造。

 

很快他所处的空间就变成了审讯室,周巡发现自己被死死拷在椅子上,局长坐在他面前,脸色十分阴沉,正在厉声质问他什么。

 

奇怪的是周巡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张了张嘴,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对面的表情越来越不耐,周巡却一头雾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像是坐在一个铁盒子里,由人拿捏在指掌间,却始终无法冲破铁壁。

 

可惜我没有个双胞胎弟弟能来顶罪。周巡自嘲着,又骂起了关宏峰,真缺德到姥姥家了。

 

局长狠狠一砸桌子,甩下纸笔走了。周巡抬起头,才看见原来局长那个位置的背后挂着一整面镜子,照出了他自己。很多年,很多年前的自己。

 

镜子里的他叼着烟,目光疲惫,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喋喋不休。

 

十五年了,没交下你这个朋友。

 

镜子外的周巡气得要跳脚骂娘,拼命往镜子前凑,镣铐不知不觉被挣脱了,他扑过去一拳砸在镜子上。

 

在镜子碎裂之前,周巡听见那个人问他:你真的相信自己清清白白,毫无罪孽吗?

 

周巡沉默不语,手上的血一滴滴砸在碎镜片上。

 

我有罪。

 

但你没有资格来审判。

 

审讯室瞬间扭曲瓦解。一片光明之中,周迅看见他的老搭档朝自己走来。这是他熟悉的警局办公室,时间是在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被挽回之前。

 

我就知道你会是最后的赢家。

 

周巡望着他,笑了笑。关宏宇,你还敢来。

 

关宏宇挑了下眉毛。看来你学聪明了。

 

周巡抱着手臂。

 

游戏总有隐藏关卡,不过隐藏关卡是你让我觉得这游戏体验太差。

 

关宏宇把内置最高权限的U盘扔给周巡。那挺好,能膈应膈应你我还挺高兴的。

 

周巡翻了翻眼睛,又有什么东西朝他飞过来。

 

抓在手里是把钥匙。

 

关宏宇挥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不用谢我。

 

周巡面前轰然升起一扇大门。

 

他插入钥匙转动了两下,深呼吸拉开大门。

 

黑暗如潮水向他涌来。

 

街上只有零星灯光和三三两两的行人。不知道哪家店的喇叭还在大声唱着任贤齐:英雄不怕出身太单薄,有志气高哪儿天也骄傲。

 

他骑着摩托车穿过丰庄路东口,就像穿过这么多年留也留不住的光阴。

 

师父说:当警察一辈子,总会遇见属于你的那桩案子。至于这个案子有没有答案,得靠你自己去找,旁的人都没用。

 

很久很久以后,周巡会等到属于他的那个案子。

 

但是此时此刻——2001年1月27日晚上10点——周巡放慢速度准备通过前方的岔路口。

 

他已经准备好去迎接自己的答案。

 

 

 

 


评论 ( 23 )
热度 ( 158 )
  1. 冻糖美人赠我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太太真的棒!!写啥都好吃!!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