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楼诚】【现代AU】宇宙中心爱情故事 01

↑好的光看题目也知道这是个多么无脑的故事了(。

当然题目可能会改,我瞎取的。

没错,这就是《天涯霜雪》的现代番外。

在《怜光满》之后有hin多朋友质疑我傻白甜的能力

我真甜起来自己都要打胰岛素的好吧(胡说

先发一章出来大家看看

真的完全没有必要为了番外买本

因为很可能看了番外之后你们都不想入本子了hhhhh

==============这是分割线===================


01 你在Facebook上的好友比想象中要多


明诚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邮箱程序跳出新提醒:“你在Facebook上的好友比想象中要多。”

 

明诚并不打算理会。他的Facebook账户还是在法国的时候被明台逼着注册的。彼时明楼也没逃过弟弟在虚拟空间扩张社交网络的热情被监督着注册了一个账号。结果这几年各类社交网站百花齐放似的全涌出来,明台转移到了形式更加自由的推特上去,Facebook上的时间轴就磐石无转移地停留在两年前。倒是明楼兢兢业业更新着Facebook页面,每逢参加学术会议、出席论坛之类的就往上面贴张照片,算是侧面给当时远隔重洋鞭长莫及的大姐交代一下行踪。

明诚的时间轴上全都是对明楼消息的转发。他自己就在明楼贴上来的每张照片里站着呢。时间一久,这都快成两人编年史了。

 

电脑程序吭哧吭哧跑着数据。明诚回了几个邮件,也不知怎么着点开了刚才那条提醒。确实也快一个月没登过网站,他想了想,打开了手机上那个蓝色图标。

 

最新一条消息还是明楼把自己的聘书贴了上去,广而告之自己要回国任教了。底下一众女学生嚎啕不止,多门语言汇成一句话——“教授,别走!”明诚那时候就坐在明楼身边候机,看他感慨万分划过每一条留言,还好心替他回了几条安慰安慰人家。

 

点开红色提醒。明诚心里哦了一声。汪曼春。

 

大哥早上应该和她见面了吧。系里开了个欢迎会介绍这位留洋回来的空降系主任,明诚忙着办入职和逮明台,就没去参加。

 

汪曼春的头像是本人,她自信到不屑于用旁的什么东西来给别人留下第一印象。她和十年前比更漂亮了,五官有韵味,妆容精细,像朵多情又多刺的玫瑰。可眉眼里没那股子活泼劲儿了,明诚觉得可惜。可能大姐那时确实把她打击狠了。

 

他原本打算拒绝。明诚可没什么四海之内皆友邻的想法。他这人说白了挺难和人家共情的,小时候金刚圈儿画得太早,他就只爱那几个被他划进安全区域的人,旁的人他不愿意搭理。

 

这可绝不是因为明楼啊,明诚这么想着,准备删除好友申请。立即又想起了什么,不对,汪曼春这是在军演呢。人家说不定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否接受好友申请,这只是一种姿态,表明她要和明楼重归于好了,谁也不能拦着她。她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得向所有知道那件陈年往事的人宣战。

 

那行吧。明诚点了“接受”。敌在明我在暗,汪曼春的飞弹暂时对不准到他这儿来。拒绝的话说不定还直接演变成“萨拉热窝事件”了。

 

他头顶有点疼,想到以后,也想到从前。开了书房的门出去看,明台窝在大沙发上玩手机,他走过去把手机一夺,问:“你大哥呢,还没回来?”

 

明台游戏里正听牌呢,着急把手机抢回来。“大哥那么长大,要是在屋里你肯定早就看见了。还没回来呢。快还我手机,胡了要。”明台平时在学校里说话爱模仿各地口音,还都学得挺像,只在两个哥哥面前带一点上海腔调。在家里他可就不是什么学生会主席或者同学的知心大哥了,他只是明楼和明诚的弟弟,还偶尔爱耍点小脾气。

 

窗台望出去是雾蒙蒙一片,底下路灯光毛茸茸的。前几天还在搬家,明诚他们就跟首都的雾霾不期而遇。偏偏那天明诚开车载着明楼去家具城置办东西,车子在大雾里绕来绕去弄得他都快丧失自己对方向感的信心了。问一个路过的大爷,大爷捂着口罩说话:“哦,您找家具城啊,不远,还有一站地儿就到了!您瞧见没,那块儿飘着字儿呢。”果然凝视片刻,茫茫如倾的雾气里浮起几个橘黄大字,像极了浩淼烟波里唯一的灯塔。

 

明楼是给住在隔壁楼的老教授送材料去了。这个小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大力引进留洋人才和外国专家的时候建起来的,号称“专家楼”。当时的条件自然是拔尖的,有地板,还装了空调暖气。到现在也显得破败了。红砖墙面爬满了常青藤,窗户被北方的沙尘一吹整日是灰扑扑的。学校方面说的是对不住了明教授,等五环那边的教师公寓批好了一准儿让您搬过去,您先将就将就。明楼倒是挺喜欢这里。清静,适合做学问。最重要的是离学校近,走路十分钟到校门口,逮起明台来比较方便。

 

屋子里明台听见动静竖起耳朵,咕噜从沙发上坐起来,嚷嚷:“阿诚哥,大哥回来了。”明诚端了一盅梨汤从厨房出来,也听见了脚步声,说:“快去给大哥开门。”明台应声,放了手机特别狗腿地去开门等人回来。

 

“大哥,我可想死你了!”明台笑容灿烂挂过去。

 

好不容易把弟弟的长手长脚掰下去,明楼说:“快进屋关门,冻死了。”明台笑嘻嘻把他手里袋子提过去,看了看,“诶,大哥你买那么多冻柿子干什么呀,我宿舍里还有呢,一哥们送的。”

 

明楼把大衣脱下来挂到衣帽架上,拣了一个冻柿子出来放到暖气片上烤着,指挥明台把剩下的放到窗台上接着冻。明台还嘟囔:“果然一见面就剥削我们劳动人民。”明诚把梨汤的盖子掀起来,盛了一小碗搁在桌子上,“喝吧。”明楼尝了尝,“好甜,糖放多了。”明诚说:“没有,就是梨特别甜。上次小区门口那家你看见了,卖烤梨的,下次吃吃看。”

 

明台蹿到餐桌上,拿手夹一块炖梨出来吃了。明楼骂他:“你也不嫌脏。”明台嘿嘿笑,接过明诚递来的筷子勺子,“我就觉得大哥碗里的特别香。”

 

喝完梨汤,明台开了视频和明镜聊天。明镜应该是刚下班回来,衣裳没换,妆也没卸,一直催快让你两个哥哥和我说话。明台边抱怨家庭地位下降太快边把镜头让出来。

 

明楼调了调角度,跟大姐打声招呼,说了说工作上的事情。明镜说,北京又雾霾了吧,我托人从国外买了口罩和空气净化器来,给你们寄过去好吧。明楼笑笑,大姐,我们都已经用上了,你看,那不是在转嘛。明镜点头,还算机灵。那阿诚呢,以前老咳嗽,起雾霾了还咳吗?阿诚想这从前都得多早了呀,得上溯到他小学的时候了。是,大姐,我的病早就好了,一点不咳。嗯,不骗你,真的。

 

后来明台直接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明诚收拾好东西出来,看他裹着自己带来的毯子横躺在沙发上,跟个大蚕茧似的。毯子上印的是世界地图,明台在法国买的,爱得跟什么似的,念大学的时候非得带上。这个弟弟是如此年轻,好像把全世界抱在怀里都不嫌累似的。

 

可睡觉还像个小孩。明诚轻轻推推他,去房间睡吧,再感冒了。明台迷迷糊糊嗯了一声不挪窝。明楼从书房出来,拿凉手一贴明台脖子根儿把他冻得一激灵。

 

“大哥你放过我吧我快困死了都……”

 

“快上床睡去。感冒别找我。”

 

明台迷迷瞪瞪爬起来往客厅走,走几步站住了。

 

“诶……我上哪个房间睡呀?”

 

明诚看一眼明楼。这种房子格局太老,当初压根没考虑客房的事情,只有主卧次卧而已。明楼说:“你去次卧睡吧,就是你阿诚哥的房间。”

 

“哦,”明台走几步又停住了,“那阿诚哥睡哪里呀?”

 

明楼说:“他和我挤一挤。你快进屋去,盖牢被子晓得吧。”

 

等次卧的门关上,明诚才说:“我可不想和你挤。”

 

明楼不解:“怎么了?你还想睡沙发呀?”

 

明诚说:“我那屋里的被子借着早上出太阳晒过的。我想睡晒过的被子,不能光便宜了明台。”

 

明楼问:“那我的被子为什么不晒?”

 

“阳台不够大,我打算轮流晒的。谁晓得我那条晒完就没太阳起霾了呢。”

 

“……借口。罚你晚上先暖被窝。”

 

暖气片烘烘烤着,人的心情也变得非常温柔。明楼捏了捏搁在暖气片上的柿子,软了,递给明诚。

 

“你在哪里买的?水果店不是在小区门外?”

 

“楼下有骑着三轮车来卖的,买了点。”

 

明诚咬了一口,凉丝丝甜丝丝,牙根儿一颤。能体会老舍笔下祥子的感受:“舌头有些麻木,心中舒服”。

 

两个人白天在学校里走。从行政楼到食堂那一段两边都是柿树,黄澄澄大柿子跟铃铛一样挂了满树。路上不少砸地上的柿子,空气里有熟烂甜味。明诚看了看说:“柿子不错,改天买点。”他不过是随口说了那么一句,哪晓得明楼就惦记着了呢。

 

心里跟鼓满了风帆一样。明诚想,说出来吧,这也没什么。

 

“汪曼春今天在网上加我好友了。”

 

明楼点头,见怪不怪的样子,淡淡问:“然后呢?”

 

明诚说:“我通过了。没然后了。你今天看见她了吧。”

 

明楼说:“见到了。她升副教授了,我祝贺了她。不过听说好像她和同事们关系不好,她自己倒是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

 

“就这样。”

 

明诚简直有点失望了。他有没有可能把人想错了呢。难说。对面明楼似笑非笑看着他,他又有点生气了。“砂锅里炖牛肉,我去看一眼。”他起身进了厨房看明天的早饭。得先调整调整不恰当的情绪,他想。

 

炖牛肉水加多了。咕嘟咕嘟翻着小泡。红泥小火炉。多加了一段葱下去。

 

外套里的手机又震了一下。

 

明诚拿出来一看,是Facebook的推送。他莫名忐忑地点开了,关注的对象有新消息。

 

明楼的时间轴上多了一张新照片。

 

没有配图文字。

 

明楼和他站在学校门口笑笑看着镜头。背后是响晴的天。那是他们第一天去学校拍的。明诚说算了吧挺傻的。明楼说拍吧,得有那么一个可以纪念的时刻。

 

明诚仔细看了看。还是挺傻的。

 

最后几乎是怀着孤愤的心情按下了“分享”键。


评论 ( 200 )
热度 ( 2697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