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安雷ABO】Far From Any Road/众路迢遥 04

就,真的很想撒狗血。

前文:【01】 【02】 【03】


【04】

雷狮完全无视了男人对他的仇恨眼神,语气里连讥诮都欠奉,只是纯粹的冰冷。

“他不会在乎你是不是为他隐瞒了真相。你最好把一切都说出来,没准Omega保护法案能让你免挨一颗子弹。”

男人看着雷狮,笑得让人讨厌:“我当然不会为他隐瞒真相,我在世界上最想杀的人就是他。尤其是他在床上操我却喊着你的名字的时候。”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震惊,手脚先一步行动起来抱住了暴怒的雷狮。

雷狮咬牙切齿地说:“放、开、我。”抬起一脚踹翻了审讯室里唯一的桌子,被拷在桌子上的男人也顺带着跌到地下,整个审讯室警铃大作。

以Omega的平均身体素质而言,雷狮的力量显然远远超过安迷修的预计。要制住发怒的狮子绝非易事,火上浇油的是雷狮的信息素腺体因为愤怒而开始活跃,未处于发情期的信息素气味并不浓烈,但对于近距离接触的安迷修而言却跟信息素炸弹没有区别。

理智告诉他应当立刻放手,否则以雷狮的敏锐很可能会戳穿他的秘密,之后所有的计划都打了水漂。即使是最精明的头脑,在面临镌刻在基因内的冲动时仍然是一番天人交战。安迷修此时此刻倒羡慕起那帮经过基因筛选出生的Alpha,他们可以对信息素无动于衷,而他只是个经过一次次脱敏测验才习得自持能力的冒牌货。安迷修听着审讯室外的动静,祈祷赶紧有人打开这扇门。

“嘘——”安迷修死死抱住雷狮不撒手,尽力安抚雷狮的同时还要控制不散发自身的信息素。他的面颊贴在雷狮的脖子上,感受到那里的皮肤异常滚烫,几乎要灼伤他了。狮子因为受辱而愤怒得像一团火焰,安迷修从躯体的震颤里读到了一丝怒火之外的情绪——他惊讶地发现那种情绪应当被称为悲伤。

他让自己的胸口更紧地贴向雷狮后背,那是一个保护的姿态,他对雷狮悄声说:“放轻松,没事的。”

 

这个小小的插曲自然成为了大家绝口不提的意外。Beta探员们目睹老大难得如此大动肝火,只当他是为嫌疑人的丧心病狂而暴怒。只有身为Alpha的佩利在审讯室里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那是一股甜蜜熟烂与冷冽酷烈相交融的奇异味道。这股味道在这天剩下的几个小时里一直萦绕在他脑中挥之不去,让他的心就像被羽毛搔刮着蠢蠢欲动。等他想明白那应该是信息素的味道之后,他半夜从行军床上惊坐起,给帕洛斯发短信:“我完了,我今天好像意淫了嫌疑犯诶。”

帕洛斯的回信隔了十分钟才来:“探员先生,你是真的很甜。”

 

这个晚上注定是SIC的不眠之夜。Omega权益保护会的那帮人像是长了狗鼻子,半个小时之后就西装革履坐在SIC的会客室里等着和存在虐待Omega嫌疑的雷狮会谈。

雷狮压根就没有露面。权益会的这帮人等来的是卡米尔,雷狮最重要的助手,以及亲生的表弟。卡米尔虽然在SIC年纪最小,但他的靠谱程度排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第一,平时没少给这帮胡作非为屡犯条例的探员们当爸爸。卡米尔往那里一坐,面无表情地把Omega权益会那些资料翻开,一言不发地读了半个小时,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路数。

一个小时后,这帮原先臭着脸进来的委员们带着一张更臭的脸离开了。卡米尔从会客室出来时,接受了大家的掌声洗礼。不愧是SIC大腿,能与最难缠的Omega权益保护会试比高。

“你们在干什么?”威严的声音压住了众人的胡闹。警局局长虽然对SIC没有直接管辖权,但在级别上确实压着SIC一头。他来SIC的次数寥寥可数,一来就没好事倒是千真万确的。

探员们就在原地等着听他带来什么消息。局长扫视了众人一圈,问:“雷狮呢?”

佩利不动声色地掩住了休息室的门,笑得没大没小:“雷狮老大身体不舒服,有什么事情找我们也是一样的。”

局长皱眉,顾不上和佩利家里世代的交情,语气严厉到近乎叱骂:“胡闹什么?快让雷狮出来。另外,那个纵火的嫌疑犯我们要带走。”

素有“秃鹫”之称的SIC怎么舍得把嫌疑犯拱手相送,顿时群情激愤,就算是首相来这里要提人也得问他们答不答应。

“SIC不是法外之地!要拉帮结派就去西城当小流氓,没人拦着你们。”局长早就看不惯SIC不守规矩的作风,“但是做警察,就要讲规矩。”

“真是抱歉,我手下这帮傻瓜大概永远也学不会溜须拍马的规矩。”雷狮不知何时打开了休息室的门,倚在门框上淡淡看着前来兴师问罪的局长。

局长不理会雷狮的嘲讽,只是冷硬地坚持:“这次的案子情况特殊,不能由你们SIC独立办理。人我们必须先带走,案子你们可以接着再查,结案也不会少你们的功劳。”

雷狮从鼻子里笑了一声,如果说他的那个哥哥有什么可取之处的话,收买人心倒可以勉强算一项。

既然已经犯了众怒,局长也不在乎多得罪SIC一下。他示意跟来的两个警员去审讯室提人,被SIC的人墙挡住了。连传唤令都不带就想从SIC抢人,未免太不把SIC放在眼里。

局长望着雷狮冷笑:“孰轻孰重,雷探长你要想清楚。”他的眼神瞟向一旁的卡米尔。

雷狮声音冷得像冰:“够了,让他们过去。”

老大发话,探员们憋了一肚子的火,也只能站在一旁,任凭人家大摇大摆把嫌犯带走。

那个戴着项圈的男人在经过雷狮身边时,看向雷狮的目光几乎可以称为同情。

“再见了。”男人自嘲般笑了,被左右两名警察拖着穿过整个大厅,脚上的镣铐铿然作响。

雷狮冷冷盯着他的背影。

他有预感,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失去了目前最主要的嫌疑人,大家未免有些丧气。雷狮安之若素地召集所有人开会,让卡米尔说明情况。

“男性嫌疑人的身份已经查明。德尔,二十三岁,Omega,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于交通事故,和年长十二岁的姐姐芳达相依为命,共同在安拉雅福利院长大。 ”卡米尔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安拉雅福利院正是由雷氏家族赞助开办的,“二十年前,芳达曾经参与作证指控当时的福利院院长猥亵孤儿,后来在Omega权益协会的保护下离开福利院,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她的弟弟德尔还留在福利院。现在我手上没有这对姐弟之后交往的具体资料,不过德尔在福利院的赞助下考了不错的大学,毕业后曾经做过一年外交专员,随后辞职,此后的行踪就很难找到材料来佐证了。不过我在他的信用卡记录里发现了雷氏船舶的转账记录,另外有传言,他和雷氏太子爷关系暧昧。”

卡米尔作为雷氏的旁系子侄,汇报这些时毫无情绪波动。而作为雷氏家族曾经的继承人之一的雷狮,更是表现得仿佛跟雷氏从没半点纠葛。会议的气氛变得十足诡异,所有人都不敢轻易发言。

“根据现场勘察报告和审讯判断,德尔于昨日下午三时许去过芳达的收容院,给孩子们带过’Happiness’的蛋糕,并且在修理油汀时做了手脚,导致今天早晨孩子们想要取暖时发生短路事故造成了火灾。之后,他假扮成医院的男护士,准备给本案的另一当事人芳达注射神经毒素实施谋杀,被现场拘捕。”卡米尔在屏幕上投影了几份报道,“如果他和雷氏太子的关系是真的,那么本案很可能与芳达最近有意再次起诉安拉雅福利院有关。芳达的收容院资金周转一直很紧张,收容的孩子里有几个都需要进行大手术,因此她起诉很可能是为了获得一笔赔偿来支持收容院的运转。显然,有人不允许这样的公关危机出现。”

现在本案的焦点转移到了芳达身上。雷狮迅速部署:“今晚由我负责亲自保护芳达,卡米尔排班出来,全部人都给我睁大眼睛,轮流换岗,不能出一点差错。” 

“是!”探员们又重拾了干劲,一头扎进自己的工位。 

卡米尔握住雷狮的手腕,眼神担忧,雷狮拍拍他肩膀:“不必担心。” 

安迷修在门口拦住正在披衣的雷狮,他已然看见雷狮脖子上的红潮尚未褪去。“我跟你一起去。” 

雷狮淡紫色的眼瞳闪了一闪,他觉得眼前这个新人真是有意思,具备了最顶尖的猎人的素质——耐心,狡黠,机敏,但同时又和狐狸一样神秘莫测,没人知道他确切的来历。好在,他们是在他的猎场里。 

想到这点让雷狮的神经兴奋起来。他知道自己眼下的身体情况不太妙,他不介意抛出点小小的诱饵来引狐狸露出爪牙。 

当然,如果安迷修是个真正的好猎人的话,他会更加高兴。 

“那就跟紧我,别跑丢了。”雷狮揶揄道。 

 

“哥哥。”卡米尔叫住了雷狮和安迷修,他的声音难得颤抖,“医院来电,芳达自杀了。” 

 


评论 ( 18 )
热度 ( 498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