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安雷ABO】Far From Any Road/众路迢遥 06

给大家安利一下观星的软件Stellarium

特别好玩!我每天晚上都会看一下爱豆所在地方的那片星空!

其实我很希望大家跟我留评互动的T^T

不然我会怀疑自己写得是不是真的很烂(。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身为特工,必须要有四海为家的觉悟。从十六岁开始,安迷修就在世界各地的豪华酒店、小旅馆、民宿以及安全屋之间辗转。他对“家”没有什么要求,现在住的地方也不过是个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的落脚点而已。

因此雷狮的房子让他大开眼界,他想不出什么人会在每个房间都放一把按摩椅的。房间的装修布局极具现代感,没由红砖砌成的壁炉,没有黄檀木雕刻的长餐桌,也没有会令人担心发生惨案的水晶大吊灯,家具全都是一般年轻人会喜欢的简洁又高级的风格。

非要说有什么醒目的地方,那就是客厅的两面墙壁都掏空安了落地窗,落地窗前架着一台天文望远镜,可以将夜景一览无余。客厅里没有沙发和壁挂电视,只有从天花板上吊下来的沙包,角落里放了一把似乎在嚎叫“我很贵”的电动按摩椅,看起来干净得像个拳击训练场。


雷狮一进门就把自己扔进了卧室的大床,并且心安理得指挥安迷修去冰箱里给他拿抑制剂。冰箱里满满当当的啤酒让安迷修小小吃了一惊,这种感觉就像你发现球场上凶狠彪悍的大汉回家的兴趣是织毛衣一样。安迷修在心里计算他和雷狮共处的时间,截至目前总共是十五个小时,雷狮一下子是疏离冷漠的,一下子是雷厉风行的,一下子又变得狂躁易怒,像一颗看不清全貌的宝石,只舍得给观赏者看其中的几个切面而已。但现在那个卷着被子躺在卧室里的雷狮,如同一只在草地上打滚而露出柔软肚皮的狮子,让他觉得没那么难以接近了。

雷狮身上没有多少Omega的特质,但他到底也是个Omega,因此卡米尔隔一段时间来给他补充存货时,会特地放几支抑制剂进冰箱。正常的Alpha的欲望都会因为Omega的信息素被唤醒,哪怕那股信息素已经被稀释到极低的浓度。信息素的味道千差万别,据说有些贵族Omega会去做腺体置换手术让自己的信息素闻起来像花香。这点始终令安迷修费解——Alpha又不是植物人,不需要花香也能唤醒啊。

服用过抑制剂后,雷狮的发热状况有所缓解,卧室里的信息素浓度一时半刻没有下降的趋势,安迷修借口让雷狮好好休息退了出去,雷狮似乎并不在意安迷修在他的家里瞎晃悠,直接倒头睡了过去。

安迷修谨慎地检查了房间里所有可能安装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的角落,发现没有异常。他翻了几本散落在厨房餐桌上的杂志,全都是航海特辑,安迷修微笑,这人的兴趣还真是一以贯之。他还特意翻找了房子里所有的照片,只在书房的柜子上找到一张雷狮和卡米尔小时候的合影。顺便一提,这个书房完全没有怎么动用过的痕迹,那些大部头的书脊上落了薄薄一层灰。安迷修还得小心不能把指纹留在上面。


他又回到了卧室。雷狮看起来睡得很熟,脸上的绯红已经褪去,睡颜安静得不像话。抑制剂应当是有效果的,那股掺杂了甜蜜和酷烈的奇异味道几乎闻不到了,安迷修长出一口气。

卧室的飘窗上架着一台和客厅里相类似的天文望远镜,按照每个房间一张按摩椅的作风,安迷修现在觉得这算不上什么大事了。

他把眼睛凑到望远镜前,调整了一下设备的角度和观察的倍数,夜空像是一顶小帐篷把他牢牢罩住,所有的星星都像挂在帐篷顶上的小夜灯冲他眨着眼睛。

他已经很久没能找个时间好好观星了。好在星空永恒,并不会如何在意人类的失约。

雷狮的望远镜应该价值不菲,观测距离和清晰度都不输天文馆的专业天文望远镜。安迷修可以好好地跟他那些不会说话的老朋友们打招呼。

大熊座,小熊座,猎户座,仙后座……有很多次他蛰伏在黑暗中等待对目标发出最后致命一击,后援远在无线电波之外,只有一线星光陪伴他。

那也足够了。

“看到冬季大三角了吗?”慵懒的声音。雷狮不知道何时无声无息地睁开了眼睛,从被子里探出头望着安迷修专注的背影。

“今晚天气不错,看得很清楚。”安迷修在望远镜的镜头里捕捉到了这个季节最显眼的三颗亮星。天狼星、南河三和参宿四,他最先认识的三颗星星。

他小时候最得意的技能就是能背出一大堆星宿的英文名,比起那一长串一长串古怪的英文字符,后来培训时背特情密码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Betelgeuse.”雷狮念出参宿四的英文名。

这颗亮星是脉动红巨星,直径超过太阳600多倍,即便是弥满在城市天际线上的灯光都无法掩盖它的光辉,只用肉眼便能看得清清楚楚。

Betelgeuse,猎人的左肩,猎户座最容易辨认出的一颗星星。传说中Orion是海皇波塞冬的儿子,人间最出色的猎手,因自负而被天后赫拉派出的毒蝎咬死,宙斯将其化作猎户星。

“宙斯为什么不惩罚他的妻子呢?”雷狮曾经这样认真问过母亲。

母亲微笑着将他搂进怀里:“因为天神也会护短啊。”

雷狮接着追问:“可是母亲你又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父亲要惩罚你?”

母亲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她依旧笑着:“我不是被他惩罚,我是在惩罚我自己。”


安迷修将天文望远镜恢复原位,眼下情景有些尴尬,他到了应该告辞的时候,雷狮却从床上坐起来,对他说:“客房空着,你今晚可以住下,明早跟我一起去教会。”

雷狮抓了抓头发,光着脚走出房间,回来的时候的手上多了几瓶啤酒。

“没别的可吃了,将就下吧。”

他把啤酒放在窗沿上一磕,瓶盖轻松打开。他跳上飘窗的平台,把啤酒朝安迷修递过去。

安迷修接过啤酒,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瓶身在他手上留下了湿哒哒的水汽。他看着雷狮扬起的那一段脖颈和因为吞咽而滚动的喉结,手心里湿润的感觉越发明显。

雷狮淡紫色的眼睛朝他看过来,在夜色里像两点星光,像猎人腰带上最明亮的宝石。安迷修偏过头,装模作样地喝了几口啤酒。

“你也喜欢观星?”雷狮貌似不经意地提起。

安迷修点头:“我和……我的父亲以前经常一起看星星。他教会我怎么根据星空的变化来判断方向和时间,这对我后来的工作很有帮助。”

雷狮把酒瓶放在飘窗上,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瓶口。

“爱看星星的都是怪胎,相信占星术的更是蠢货。”雷狮完全无视了他拥有两架专业级的天文望远镜这个事实,“你知道航海的时候如何根据观星来校对航向吗?”

“知道一些。”安迷修读过这方面的书籍,但并未真正有机会到船舱的甲板上观过星。

“好,那我可以考虑到时候把船上大副的位置留给你。”雷狮眯着眼看安迷修,安迷修后悔没有劝阻雷狮喝酒。是不是有什么服用抑制剂的同时不可饮酒的禁忌?

“安迷修,你为什么要进SIC做探员?”雷狮仿佛有了些醉意。

“这里能让我受过的训练派上用场。”安迷修倒不全在说谎,“我在这上面花了十年的时间,很难再去从头再学别的什么了。”

雷狮探出身子,紧紧凝视着安迷修的眼睛,像是要从中找出任何一丝值得怀疑的影子。安迷修努力让自己的心脏跳得不那么剧烈,房间里信息素的味道尚未完全散去,他的喉咙里总像卡着一团棉花。

“不做探员的话想做什么?”雷狮收回了过分明亮的目光,换成一副闲话家常的口吻。他是有些醉了,服用抑制剂的注意事项他通通抛在了脑后。

安迷修笑了。他放松下来,看雷狮的眼神变得柔软。大喇喇坐在飘窗上的雷狮不再那么夺目刺眼,倒像个因为宿醉而露出马脚的普通青年。

“不做探员的话,就做探员的老婆。”安迷修决定跟他开个玩笑。如果他的前任督导在的话,估计又会嘲讽他的笑话水平烂到连三岁小孩都逗不乐。

雷狮听完安迷修的回答,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安迷修十秒。

随后仰面倒在平台上,笑了足足五分钟。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是被坏消息叫醒的。

卡米尔显然对雷狮和安迷修一大早就在一起感到有些疑惑,不过他在电话里没来得及追究这些,只是把新收到的消息汇报给了雷狮:“德尔那边的爆料称,芳达曾经遗弃过有重大缺陷的孩子,导致他们没来得及手术便死亡。她只对那些健全美貌的Omega孩子特别照顾,把他们介绍给有钱有势的Alpha来赚取佣金,对那些Beta的孩子,她从来也不曾亲自照料过。而且,他自爆当时芳达完全可以带他离开孤儿院,但孤儿院为了挽回不良影响给了芳达一笔钱,交换条件就是让她闭嘴并且将弟弟留下,芳达答应了。”

这些都是德尔在被转移到Omega管制中心之后委托Omega权益保护协会发表的声明。各大媒体都连夜赶工,把快要送到印厂的报纸撤下,加上这条爆炸性的新闻。剩下的细节卡米尔也不必再说了,毕竟打开手机就能看到连篇累牍的报道,其中不乏添油加醋的成分。

雷狮和安迷修在车上看完了那份声明的原稿,面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德尔爆料的掩埋孩子的河岸边已经有不少媒体采访用车捷足先登。雷狮和安迷修跳下车子,钻进警戒线,佩利冲他俩点了个头。

这条松软的河岸边还剩些稀疏的草色,岌岌可危到随时都可能被河水冲走。河岸上堆着挖出来的淤泥,帕洛斯正在用小刷子清理那些难缠的淤泥。

雷狮看见了包裹在淤泥里的细细的骨殖。

他的胃像被什么怪物咬了一口,猛烈绞痛起来。 


评论 ( 23 )
热度 ( 462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