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全职】【多CP】耶利哥的玫瑰 01

※先写为敬,你们猜我会不会坑_(:зゝ∠)_

※大概是个叶修中心向,CP包括周叶/喻黄/韩张/双花/王苏(咦?)

※不要太在意攻受和箭头,对于我这种开拖拉机写清水文的贵乱爱好者这些如浮云,看后头怎么发展吧。TAG要是有毛病我再删除。CP洁癖的朋友还是不要看了。

※非原著向,一点点的科(xia)幻(che)背景,不影响阅读。


01


周泽楷不像那种会对植物感兴趣的人。

江波涛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周泽楷正在窗台上摆弄那盆沙草。江波涛看见他小心地从盆里移出其中一株,放入旁边的一缸清水里。枯黄的沙草在水面上打了几个旋,依旧毫无生气。

在江波涛看来,那不过是一团灰败枯萎的杂草而已,就算复活了又有什么用呢。虽然名字叫“耶利哥玫瑰”,但它是货真价实的卷柏科,跟玫瑰所属的蔷薇科差着十万八千里,绝对开不出娇艳欲滴的美丽花朵。这种沙草最大的特征是生命力极其旺盛,可以在很长时间里都保持枯萎假死状态,只要将它再度浸入水中,它便能舒展开小小的叶片,起死回生。

不过周泽楷这盆耶利哥玫瑰从没有成功复活过,大概是上次异位面入侵时在死海南岸造成了辐射带,那里到现在都还在进行生态修复,即便这种在死神谷地中生长的植物被称为复活的象征,也没有办法从强烈的能量辐射中挺过来。

像周泽楷这样不善交际的人,唯一一次动用关系居然是为了从生态基地搞来这么一盆沙草。

简直匪夷所思。

周泽楷终于注意到了他,江波涛把文件递过去:“出发的时间定下了,明早七点整,在第一战备基地集合。韩文清担任队长,王杰希是副队,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也会参加。对了,还有苏沐橙,她暂时编入微草。”

“嗯。”周泽楷迅速浏览了一下文件,脸上神色淡淡的。

“孙翔也会带着一叶之秋参加这次行动。”江波涛停了停,又补充说,“特派委认为一叶之秋可能会对叶修的行迹有所感应,毕竟它是叶修一手创造的,他俩并肩作战了那么多年。”

武神确实会对自己的主人产生感应,就像AI将创造出自己的程序员视作神一样,武神也会将自己的创造者视为顶礼膜拜和誓死守护的对象。

除非主人战死或者退役,它们才会被清空数据转手下家,否则它们将一直陪伴主人战斗,直至损耗到无法修复的地步或者被强制拆解改造。

号称“第一斗神”的一叶之秋,就是在叶修叛逃之后被回收清零转给了当时嘉世的新秀孙翔。至于孙翔后来为何带着一叶之秋调入轮回,作为队长兼搭档的周泽楷并无兴趣刨根问底。

只是每一次他在格斗场中见到一叶之秋,都感觉这尊昔日无比荣光的武神身上蒙着淡灰色的阴影。它和自己的一枪穿云交锋时,每一击都伴随着虎豹似的嘶吼。这是孙翔的风格,无畏无惧,张扬华丽。它在叶修手上时很少如此华丽,那时它擅长用最稳健最精准最流畅的动作击中对方要害,或是以最不可思议的技巧脱出困境。尽管偶尔按捺不住炫技的心情,叶修还是偏向实用主义的那一派。周泽楷恰巧也属于这一派,简洁本身就意味着美感。

“抓住以后……会怎么样?”周泽楷忽然问。

江波涛和他搭档了五年,对自家队长惜字如金的习惯适应良好。“不知道,按照惯例应该会被审判的吧?”江波涛想起什么似的笑了笑,压低声音,“不过叶修对付围殴很有一套,他这种老狐狸,不会轻易被抓吧。”

“这次我会抓到他的。”

周泽楷用异常冷静的语气说出这句让江波涛目瞪口呆的话,转身继续鼓捣他的沙草去了。

拜托,上次追捕叶修的时候,是谁最后放跑了一叶之秋啊?您老放水放得比我名字里这仨字加起来都要汹涌澎湃好么?

江波涛聪明得没把脑内吐槽说出来。他耸了耸肩退出去,只留周泽楷一人跟他的冒牌玫瑰花作伴。

 

“所以,这次行动的奖励是一副新的承载体?”韩文清看着屏幕上传来的消息发问。

“是的,如果这次能顺利逮捕叶修取回被盗走的资料,行动参与者都能获取一具全新的定制承载体,并且累计一次一等功勋。”张新杰边说边收拾桌子上的午餐,他把餐盒一个个摞起来,将饮料罐按照回收标准捏扁,又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净桌上的残屑。做完这些,他才呼出一口气坐回到沙发上。

“特派委那些人这次倒挺大方。”韩文清精悍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屑,“他们要是肯拨款训练新的武神,我或许还能更满意些。”

为了训练经费的事情,韩文清和军部闹得很不愉快,以至于他这样从第一期“补天”计划就开始参与的老资历战士到现在还升不上少将。

武神,实际上是操作者的精神图像从高维向低维的实体化投影。它们就像存在于虚拟空间内的机甲,可以在攻击范围内对目标实施高维打击,因此是对抗异位面文明入侵的主要武器。这种虚拟化的高维打击好处在于不会对正常时空观造成冲击,当前所在的时空不会发生不必要的扰动,地面人类的检测系统也不会捕捉到战斗痕迹,不然他们可能会天天晚上都担惊害怕到失眠。

操纵武神进行战斗虽然不会对身体造成实质性的损害,但需要承受高强度的心理压力和精神攻击,极其耗费心力,通常特派队的士兵最长服役期限也就是十年左右,否则很可能出现精神崩溃引发武神暴动的情况,清道夫小队对此非常头疼。而霸图队长韩文清作为目前仅剩的第一期特派队员,到今天正好服役满十年。

韩文清想要继续战斗,那就意味着他必须更换新的承载体,让自己的意识在新鲜的躯体中安家落户,才能保证闻名整座荣耀要塞的“第一拳皇”大漠孤烟不会在他精神衰退后抓狂暴走。

这么说来,军部这次真是雪中送炭。

不过张新杰知道,要让韩文清领军部的情,难度远远高于让特派队第一话唠黄少天乖乖闭嘴。韩文清之所以毫无异议地接受了这次任务,目的只有一个:他要亲手逮捕叶修。

他一生的对手,和他最初的战友。

张新杰清晰地回忆起一年前追捕叶修那天,他的石不转和韩文清的大漠孤烟把已经损耗了过半生命的一叶之秋堵在流亡之地。石不转并非单纯的战斗型武神,比速度赶不上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他还没来得及操纵石不转布置完力场,大漠孤烟已经从石不转身边猛扑而出,竟然直接提拳砸向了一叶之秋的头部。一叶之秋被冲劲逼得猛退出一段距离,头部隐约出现了无法投影完全的波动线条。

叶修分明可以躲开那一击,但他却生生承受了。张新杰清楚韩文清那一击的力量,毫无阻挡地被砸到控制中枢,等级不够的武神可能就此报废。

韩文清沉声问叶修:“为什么要叛逃?”

“老韩同志,你看看这阵仗,不跑我会死的呀。”叶修貌似轻松地笑了笑,“抱歉,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一步了。”

一叶之秋抖开战矛却邪,跟大漠孤烟对阵几个回合,趁着石不转的力场尚未全面张开,虚晃一枪从缝隙中溜走了。

整个要塞,要论耍流氓和逃跑的功夫,叶修绝对算是祖师爷级别。

“懦夫。”张新杰听见韩文清从齿缝里吐出这两个字,落地有声。

消失于茫茫星海中的一叶之秋三个月后在要塞的边界被寻回。叶修却从此人间蒸发,像是散入宇宙中的星尘,连整个要塞最精密的系统都分析不出他到底身在何处。

而此刻,缉捕叶修的通知就放在韩文清手边。系统在某处时空缝隙探测到了属于叶修的生命信号,尽管微弱到几乎难以分辨,却是他真实存活于世的证据。

整整一年,那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韩文清站起来,沿着窗户踱了几步。从窗户看下去是第一战备基地建造的宽阔广场,明早整个特派队的王牌就要在此集合,再度追捕逃犯叶修。张新杰知道踱步是韩文清紧张的证明。就算是荣耀之虎,要击杀自己最初的队友,也会有那么片刻的迟疑。

“你会一直跟随我,是么?”韩文清忽然转过头问他。

“当然,石不转永远是大漠孤烟的搭档。”张新杰斩钉截铁。

“我不是说武神,而是……”韩文清顿了顿,又说,“算了。你记得通知张佳乐,让他尽快赶回基地。”

“我明白。”张新杰随即站起来,顺手拎起要送去回收的垃圾。他加入霸图之前曾经在再循环委员会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兼任第一战备基地的后勤主任。归纳和清理是他不多的爱好之一。

离开之前,张新杰停住脚步,回头对韩文清说:“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队长。”说完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关上了门。

韩文清严肃的面庞难得浮现出几分笑意,但很快那笑意就因为脑中猛然爆发的剧痛僵在了脸上。

他双手撑住窗台,喘着粗气等待痛苦平息。

他明白,留给他的时间已所剩无几。

 

张佳乐在通讯器中收到张新杰传来的讯息,对孙哲平说:“我该走了。”

正在记录植物每日生长状况的那只手顿了几秒,后来又刷刷写下去。孙哲平没有回头看他,只是弯下腰轻轻剥开葳蕤苍翠的叶片,观察正在开花的植株。他已经在这个生态圈工作了三年,主要负责对植株发育的检测,现在他能随口说出几百种植物的名字。

“这次是什么任务?”孙哲平知道张佳乐在等他开口。尽管他已经退役,但张佳乐会把每一次的任务都传达给他听。

可那有什么意义呢?他早就无法战斗了。

孙哲平看着自己握笔的手,它在不自觉地颤抖。这是精神严重受创的后遗症,他在三年前的歼灭战中承受了最猛烈的一波攻击,武神落花狼藉因此报废,而他也因精神负荷超载被强制退役。从高级疗养院出来以后,他就一直在这里管理植物。

医生安慰他:“植物会令你心情放松,有助于你早日康复。”

康复是奢求,孙哲平清楚这一点。他在疗养院里见过比他状态更糟糕的退役士兵,他们大多因为精神损伤而导致相应的肌体受损,看着好像是四肢健全的正常人,实际上他们的嘴可能发不出声音,他们的手拿不起一根筷子,他们的腿永远没办法从轮椅上站起来。这些人余下的人生除了挥霍高额的退休津贴去酗酒、斗殴和滥赌之外,再也不能感受到丝毫的快乐。

孙哲平不能容忍自己成为那样的累赘。

他来到生态基地的第一天,张佳乐找到他,通知他复出的消息。

“我从百花调到霸图了。”张佳乐说,“我想让百花缭乱继续留在战场上。”

孙哲平并不对此感到意外。他离开的这三年里,尽管张佳乐苦苦支撑,无法打出“繁花血景”的百花还是迅速衰落,彻底无缘四骑士的竞争。要想重新投入战斗第一线,张佳乐只能离开他一手发挥壮大的百花,强制退役一年之后转入韩文清麾下。

从百花队中人人敬仰的英雄沦为遭人唾弃的叛徒,张佳乐不曾后悔。只要体内战斗的热血尚未熄灭,他就要让它一刻不停地燃烧。

他要战斗下去,就算身边早没有了并肩的搭档。他要赢,至死方休。

“他们发现了叶修的踪迹,明天特派队出发执行追捕任务。”张佳乐说,“如果成功的话,能够记一次一等功勋,并且获得新的承载体。”

他说到“承载体”三个字的时候拖长了声音,孙哲平果然有反应。那是所有要塞军官都梦寐以求的奖励。承载体的培育极为困难,又始终面临伦理上的压力,向来只为高层垄断。普通军官要想获得承载体,只能通过功勋的累积,花上七十年也未必能够达到要求。

重赏之下有勇夫,现在军方居然慷慨地拿出这么多承载体,看来不抓到叶修誓不罢休了。

“你会跟着韩文清他们出战?”孙哲平合上记录,问张佳乐。

“是。大家一起围炉叶修,他大概是跑不了。”张佳乐很早就在训练场上跟叶修认识,虽然并称几大巅峰之一,但叶修拿过三次荣耀功勋,张佳乐只拿到一等功勋。叶修已然称神,张佳乐却必须坚持着证明自己。

张佳乐和叶修的关系倒不坏,不过这次他必须全力以赴抓住叶修。

 “你并不想跟他拔刀相向。”孙哲平点出事实。整个要塞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张佳乐。

“确实不想。叶修不是个讨厌的人,他不在,这个要塞都无趣了好多。”张佳乐苦笑着摇了摇头,“但是我一定要逮捕他,你知道原因。”

因为承载体。

张佳乐迫切需要一副新的承载体,现在,立即,马上。

孙哲平微微皱眉:“你不用为我……”

“不是为你。”张佳乐打断他,用手指拨了拨身边盛开的花朵。

“不是为你。是为了,我自己的心。”

 

“喻队,这是明天的行动安排。”蓝河刚要把军部的传真递给喻文州,被一旁的黄少天一把截走。

“诶呀,定的是早上七点,这谁起得来呀?也不考虑一下我们没有睡醒的话工作效率可是会大大降低的,我的夜雨声烦下午刚上过格斗场,还需要修正参数,晚上还不一定能弄好呢。剑圣的状态要是不好,这围攻肯定就不起效,叶修那只老狐狸没准就借机逃跑了你们说对不对?”黄少天唠唠叨叨的本性不改,蓝河一阵头大。

好在喻文州足够靠谱,他从黄少天手里抢回传真,用可乐堵住黄少天的嘴之后,仔细将传真看了好几遍。

距离叛逃事件过去整整一年,系统才在时空缝隙中探测到叶修的生命迹象。不说那到底是不是叶修在故布疑阵,就算真的是他,这一年里没吃没喝,他不过是血肉之躯,如何能在战斗舱中支撑这么久?除非他用了非常特殊的方法能让自己降低代谢保存力量。

液氮么?不,不可能。喻文州马上否决了自己的猜想。战斗舱的负重有限,叶修根本无法携带足够的液氮将自己冷冻起来。

“诶,喻文州,你发什么呆呢?”黄少天踢了踢他的小腿。

“我在想,叶修他到现在都还有生命迹象,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阻止生命流失的呢?”喻文州盯着通知上那寥寥几行字,上面什么信息也没有。

黄少天差点把可乐喷出来:“你居然在想这个?这还不简单么?他把时间停住了啊。”

“——诶?”蓝河脑子里都是问号,喻文州却点了点头:“少天你继续说。”

“你忘了叶修最初被围捕是为了什么了?军部说他盗窃了重要资料,却始终没说明这资料是什么,你猜,堪称绝密的资料可能会是什么呢?”

“除了要塞部署和承载体培育之外,其他就不清楚了,有些没有公开发表过。”喻文州思索了一会儿,“不对,还有天启推演法。”

“没错,就是天启推演法。”黄少天喝掉半罐可乐,打了个嗝。

蓝河听他两人一来一往,惊讶得话都不会说了。

天启推演法是整座要塞最为核心的机密,也是要塞得以存在的基础。它让时空彻底为人类所掌控,同时也让这个世界面临着来自异世界的无尽侵扰。

自从“不周”计划被推翻以来,天启推演法就作为最高级别的机密被收藏在军部之中,只有少数几个领袖级人物能接触到。

现在队长和副队却当着他的面光明正大推测天启推演法的资料被叶修盗走,那不就相当于说地面世界总统掌管的核保险箱被保镖提着满街溜达。不行,这也太惊悚了。

“叶修那小子如果通过推演法找到了冻结时空的途径,他只要把自己冻在那一瞬间,那么只要时间还在流逝,任凭谁也找不到他。”黄少天对自己的推理很有信心。

“这……不可能吧?”蓝河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怎么不可能?”黄少天用一副“孩子你傻得没救了”的表情给他解释,“天启推演法最终的完善者你还记得是谁么?”

蓝河平时不关心科学家们的工作,当然不知道是谁。

“是苏沐秋。”喻文州替他回答,“就是嘉世苏沐橙的亲生哥哥,也是叶修最好的朋友。”

“居然是这样……”蓝河有点摸到头脑。他对苏沐秋这个名字有印象是因为他对四骑士的历史很感兴趣,苏沐秋的武神“秋木苏”当年是第一批“补天”计划的成员。他是要塞史上最杰出的少年天才,但他为人所铭记的并非战斗功勋,而是他对天启推演法做出的贡献。

遗憾的是,他本人在完成对推演法的修正之后就意外死在一场格斗事故中,那时他才十八岁。

“如果叶修真的盗走了推演法的话,那会不会是为了苏沐秋?”蓝河开窍开得很快,又马上摇头如铃鼓,“不对不对,若果他真的把自己冻在了某段时空中,那系统现在怎么又找到他了呢?”

“小蓝河你很机智嘛。不过我又不是叶修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等抓到他再问他本人好了。”黄少天站起来,把空掉的可乐罐用投篮姿势扔进垃圾桶,要是张新杰在估计得跟他掰扯半天。“我走了,去陪我们家的夜雨声烦了。”

“喻队,黄少确定明天要做先锋么?”蓝河在黄少天离开以后才敢发问,“黄少他不是叶修的朋友么?”

“正因为是朋友,所以才不能让他落入别人手里。”喻文州不假思索地下了结论,他收回目光,拍了拍蓝河肩膀,“今天这些话,记得别说出去。”

“我明白,队长!”蓝河被这么一拍,顿时有了重任在肩的使命感,重重点了几下头。

 

格斗场内,沐雨橙风正在和王不留行对战。嘉世和微草现在的两大主力之间的战斗进行到第三轮,苏沐橙的枪炮师还是没能在王杰希诡秘飘逸的魔术师手上讨到便宜。

“我输了。”苏沐橙从战斗舱钻出来,摘掉头盔,甩了甩自己的长发。

“不,你差点就赢了。”微草队长王杰希对女性还是相当绅士,不像对自己队伍里的那些小孩一样严肃。

“不用故意迁就我,我知道自己的实力。”苏沐橙拿毛巾擦了把脸,她的肌肤是月光般明亮的光泽。

“你的心情看起来不错,我以为追捕叶修会让你更为难一些。”王杰希关掉格斗场的电源,跟苏沐橙一前一后走向走廊。

“为什么难过?他还活着,我高兴都来不及。”苏沐橙神色很轻松,好像她明天并非要去参与围剿叶修,而是去看望一个许久不见的老友。

“据说抓到他之后,军事法庭会对他做出审判。”王杰希看了苏沐橙一眼,她脸上很平静,才接着往下说,“估计结果不会太好,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军事法庭那种地方结果当然不会好。”苏沐橙冲王杰希一笑,“王队放心,我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我会跟他一起承受。”

她如此豁达,王杰希倒一时哑然,不知该说什么。

“王队,我有一个请求,明天能把我编到先锋队里么?”苏沐橙主动请缨,她在特派委的通知上被安排在断后的位置,她不愿意在这个安全的位置上等着别人将叶修逮捕。

王杰希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我会跟韩文清商量,晚上给你答复。”

“谢谢王队。”苏沐橙弯了弯嘴角。今晚她将好好调试沐雨橙风的参数,她不允许自己在面对多年搭档时出现低级错误。

“逮捕叶修之后,他会被马上隔离关押,我们应该没有机会跟他单独见面。”王杰希想起来要提醒苏沐橙这一点,“这一切会由韩文清全权负责,你知道他那个人,很难通融。”

“我明白。”苏沐橙说,“所以我才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在开始之前先见他一面啊。”

王杰希默然,半晌才说:“他大概想不到最后会由我们逮捕他。”

“不。”苏沐橙摇了摇头,语气很坚定,“他早就想到了。这是他的命运,所以只能如此。”

不论是哥哥还是叶修,都不可遏止地走上了她无法追随的道路。

时间无情,但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比时间更无情。

“命运么?“王杰希重复了一遍,仿佛在咀嚼苏沐橙说的这两个字。

命运是一个谜,而叶修提早看见了谜底。

可这谜底是什么呢,叶修?

王杰希微微仰起头,看向窗外。要塞漂浮在空中,夕阳摇摇欲坠,似乎触手可及。晚霞盛大得要燃烧起来,铺天盖地。

真像那个少年带着一叶之秋初次在训练场上亮相时,那抹惊艳无匹的战意。

 

而后黑夜迅速笼罩下来。


评论 ( 55 )
热度 ( 271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