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楼诚】【AU】情探 10

※感觉楼诚戏份少到我都不敢打tag了,再不行咱番外补吧。

※请记住该作者写文真的都是扯淡,而且这篇不是啥悬疑,可能出真相会被大家打死orz

※《冤家》校对已经结束啦,我真的没驴大家。明天这篇文暂停,我去写本子番外。


10 掺着天星像冰


徐家的人在楼底下不依不饶,明台则在医院天台上被郭骑云骂了个狗血淋头。明台是个聪明人,有想法,肯吃苦,没有有钱人家小孩儿的臭毛病,郭骑云虽然有时候敲打敲打他,但是打心眼儿里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结果就是这个可塑之才气得郭骑云一佛出窍二佛升天,要不是人道毁灭犯法,郭骑云早动手八百回了。

 

“你个混小子早说啊!揣怀里能给你生个大胖小子还是怎么的?这是条人命啊,人命!你这搁战场上就是知情不报,要杀头的懂不懂?!”郭骑云狠狠踹了一脚围墙,脑门上青筋暴起。“我还以为队里有了你是锦上添花,你呢,你他娘的是坨狗屎!”

 

“郭队,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责任我全担着,要打要杀局里说了算。”明台平时其实挺傲气的,他好歹是名牌大学毕业,比队里绝大多数人的学历都高,而且年轻有冲劲,不太瞧得上队里对经验主义的盲目崇拜和老土落后的办案方式。但这次确实给了他当头一棒,彻底把他从美妙的自我幻想中打醒了。

 

“你负责?你负得起责任么?”郭骑云手指都快戳到明台鼻子上了。“你能赔徐家一条命?”

 

赔不起。死了就是死了,盖棺定论,老天爷划下道道来,凡人永远没有招架之力。明台这事儿往轻了说是轻慢疏失,往重了说就是懈怠渎职。郭骑云憋得在天台上绕圈子:“你他妈还不如不说呢!”

 

派去调查监控里那个男人的同事来汇报,经过医护人员的辨认,那个出现在监控里的白袍男人确定是牙科主治医师齐冲。不过齐冲半个月前就向医院请了事假,至今没有回来销假。

 

“请假条呢,拿到了没有?”郭骑云把明台撂下,平复了一下怒气。“派人去他家里了么?”

 

“虎哥已经带着人去他家了。请假条我找他们科室主任拿的。”郭骑云一手带出来的下属跟他一样挺有行动力,把齐冲的假条递了过来。

 

假条的落款时间是十一月八日,正好是案发后一天,可见齐冲在孙冰被捕自杀之后就已经开始筹划今天的事件了。

 

“告诉大家继续全力追查齐冲,直接向局里申请逮捕令。徐家那边我来顶着。”郭骑云交代完,转身冲明台瞪眼睛。“你,给我回队里写检查去!”

 

 

办公室里空空荡荡,除了必须留守的值班人员外,就剩下明台一个人。值班的那位同志对明台处境表示同情,试图安慰他:“这有啥呢,进警队俩月就写检查,你也算是独一份儿,哥们你以后就出去吹吧。现在队里缺人,肯定不能把你开了,你就当是休假呗。”明台心里烦得很,抓起纸笔躲档案室去了。

 

一推门,档案室里不止他一个人,有个姑娘正在往柜子里塞卷宗。两相对望,明台愣了愣,想退出来,姑娘叫住他:“有事儿么?”

 

明台把纸笔往背后一藏,勉强笑了笑:“没事,这儿清静,我写个材料。”

 

姑娘点点头:“那你坐吧,我整理下档案,你不碍着我,我也不碍着你。”

 

明台应了声,找挨着柜边的桌子坐下。稿纸白花花摊在面前,提笔能有千斤重。抓着头发想了半天,就写了“尊敬的领导”这几个字。

 

背后姑娘忽然惊呼一声,踩着小凳子抽档案的时候没留神,把最顶上半拉档案都带出来了,顿时纸倒如山崩,砸得她直捂脑袋。明台扔下笔冲过去搭了把手,帮姑娘把散了一地的档案袋捡起来。

 

姑娘对他道谢,明台终于露出点笑模样,举手之劳不算什么,又帮着把卷宗档案按照编号排好,问姑娘:“你是档案室的么?”

 

“不是,我是法制科的。”姑娘手脚利落,捋顺序捋得很快。“年底要清查档案,我过来先整理一下。”

 

“等等,你不会姓程吧?”明台反应过来。这个名字在他心里可谓是印象深刻了,只不过他进警队两个月虽然主要负责改卷宗,但郭骑云担心以他现在的经验不足与法制科那帮妖怪斗法,所以送案卷这种斗智斗勇的事情还是交给于曼丽去做了,明台实际上没见过程锦云。

 

“为什么不会呀?我就姓程,程锦云。”姑娘笑起来,“我还知道你姓明,叫明台呢。”

 

那你刚才还装着不认识我的样子,明台心里嘀咕。自己那点破事儿不会全警局的人都知道了吧?

 

“别紧张,我说过了咱们俩互不妨碍。你刚才又帮过我的忙,所以你的事情我会暂时替你保密。”程锦云把整理好的卷宗叠在一起交到明台手上。“现在请帮我把档案放回去吧。”

 

明台认命地踩到小板凳上,把一整摞档案摆回原处。无意间瞥了眼,档案袋封皮上写着什么什么福利院纵火案的字样。这些档案袋都是没有改制之前的式样,应该是很多年以前的卷宗,明台搞不清楚程锦云整理这些档案干嘛。

 

“没什么,这些都是多年没有结案的老案子了,最近警务清查,上头交代要清理一下。”程锦云瞟见那沓稿纸,再看向明台的目光忍不住有些揶揄。“你们刑警队还真的应该多练练公文写作,不然下次来法制科还得被退卷。”

 

姑奶奶,我那是公文写作么?您来写个试试?明台总算明白队里的人为什么不待见法制科了,法制科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有种迷之自信,眼睛亮堂堂,装的都是满满的优越感。不像刑警队成天跟犯罪分子置气,上班眼露凶光,下班垂头丧气。

 

“我先走了,你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钥匙我给你插门上,你到时候帮我还给保卫科。”程锦云给书柜的玻璃小门加好锁,理了理头发,走了。

 

灰尘在灯光下慢慢浮起来。明台还站在小凳子上,他看见自己的脸映在玻璃上,那排卷宗就像豁开的牙齿,正对他发出无情的嘲讽。

 

 

齐冲当然不可能在家里坐以待毙。郭骑云带队从他家里搜出一套简易化学设备,打开冰箱一瞧,里头有半瓶子砒霜。鉴证科一看,好家伙,还是提纯过的三氧化二砷。鉴证科的人说这真算是开了眼,早几年医院牙科用的部分止痛剂里有砒霜成分,后来就被禁用了,齐冲既然是牙医,拿到东西以后自己提纯了砒霜出来不是没有可能。配合尸检结果来看,俆荻确确实实死于砷化物中毒,顾法医在他的颈部发现了注射针口,此外他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很可能是齐冲为了制止他的挣扎而造成的。

 

这是深仇大恨啊,够丧心病狂的。根据明台所说,戚英是齐冲的哥哥,那就不能排除齐冲投奔他的可能。郭骑云安排队内分成两组,一组继续追查齐冲下落,另一组则负责搜查戚英。

 

把正事交代完,于曼丽一脸为难地找到他:“我刚才去走访附近住户,有个十八线的女明星,拿腔拿调的,我干不了,你去吧。”说完把记事本往郭骑云怀里一塞,甩着马尾去跟着鉴证科的人一起搜查现场了。

 

郭骑云拿她没辙,揣着笔记本去敲隔壁的门。半天门才开,露出小小尖尖的一张脸,还被墨镜遮掉了大半边。郭骑云心里发笑,你是王家卫啊,屋里头戴墨镜。

 

“女士你好,我是警察,我姓郭,想问你几个有关你邻居的事情,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么?”郭骑云给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警官证,顺带瞟了眼屋里,好像并没有别人。他平时不看电视剧,根本认不出来这女明星是谁。

 

“我下午还要赶通告呢,没时间。”女明星显出不耐烦的样子,退了几步想把门关上,被郭骑云用脚别住了。

 

“这位女士,配合警方工作是每个公民的义务。”郭骑云笑了笑,露出八颗牙齿,“你现在不肯配合的话,其实我们可以到局里说。说明白以后,下午你要去哪儿,我们开车送你都行。”

 

“你你你,你们这是滥用职权。”女明星气得把墨镜一摘,拿眼睛瞪郭骑云。

 

嘿,长得还挺好看的。

 

郭骑云摊开本子,清了清嗓子:“那咱们现在开始吧。”

 

 

明台坐了好几天冷板凳,磨出一篇五千字的检查。郭骑云看也没看,只是挥了挥手,让他停职回家,什么时候清醒了再回来,别跟我争,这是政治处的意思。于曼丽看着明台沉默地在自己位置上坐了好久,想说些什么,又觉得无话可说,最后还是算了。各人罪过各人担。

 

宿舍是没法住了,明台看见看守所的灯光就难受。明镜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催他周五回家,明台收拾了几件干净的衣服,怕被大姐看出落魄的端倪来。在戚英房间里找到的那张照片交给郭骑云了,明台盼着他们能早日找到照片上的地点,不是希望将功补过,而是他真的想这案子早点了结。

 

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亮灯。明台从进门开始就觉得奇怪,叫阿香也不应。他打开玄关的灯,被灯光眩得目盲,头顶忽然砰的一声炸开,他条件发射般屈膝做出防御的姿态,手按到腰上想要拔枪,全然忘记自己的配枪已经被收缴上去了。

 

明镜看着这个弟弟用警匪对峙的姿势冲着自己,头上和肩膀上都是拉花和彩条,噗嗤笑出声。

 

“Surprise!”明楼被明镜推了推胳膊,不情不愿说了这么一句,以显示他对这场生日派对的不赞同。旁边阿香捧着相机一通咔嚓。

 

明台啊了一声,特想仰面躺下。他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生日。

 

明诚走过来替他掸掉彩条,含笑的眼睛像两颗星。

 

“生日快乐,明台。”

 

“来来来,快到姐这里来。”明镜朝明台张开手臂,拉着这个弟弟的手欢欢喜喜地带他到饭桌旁。“看,都是你喜欢的菜。这个红烧狮子头是姐做的,那个八宝鸭是你阿诚哥做的,对了,还有这个沙拉,是你大哥做的。”

 

明台看了看绿不拉几的沙拉,仿佛吃一口灵魂就要被掏空,是大哥的手笔没错。

 

明楼朝他露出了一个“你要是敢吐槽我就让你接下来一个月顿顿都吃草”的微笑。明台拿手拈了根苦菊塞进嘴里,装出欢欣鼓舞的样子对大姐说:“好吃。”他把盘子往明楼面前一推,反将一军:“大哥,这个特别适合你,补充维生素和膳食纤维,你多吃点。”

 

明诚笑着揽住两兄弟肩膀:“不用孔融让梨,厨房里还有一大盆,你俩都吃了吧。”

 

明镜招呼三兄弟都坐下来:“快快快,趁热吃,吃完还有长寿面呢!”

 

桂姨从厨房里端出刚煮好的一锅面条,殷实得不得了。明台看着腾腾的热气冒上来,忽然觉得自己眼眶也有点热。

 

于是他在大家合唱生日歌的时候,很没出息地掉了几滴眼泪。


评论 ( 31 )
热度 ( 327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