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结怨亦结缘——给《冤家宜结不宜解》的长评

瞧一瞧,看一看,这才是真爱啊!

爱情如果不是以一起吃饭开始,那么一定会因一起吃饭而延续。

吃不到一块儿那还咋整啊!

饮食男女,酒肉朋友。

被爱包围的感觉,大概就是吃了一大顿饭的感觉吧。

恭喜这位朋友拥有了本糖葫芦摊的VIP权限,摊主为你保留永久黑箱的权利。

east wind_:

开头表白糖葫芦太太。为您疯狂打call。 @美人赠我糖葫芦 


 
 

不是为了买本子而写的长评,而是真的有话想说。

《冤家》是我入谭赵坑的初心。相信很多读者都与我一样,一击即中,并一发不可收拾。现在它终于要出本,感慨不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写个长评。

文笔欠佳多多包涵,但是字字真心。看到我溢出屏幕外的爱了吗!没看到我就去盛煊楼下和六院骨科上吊了。(……)


 
 
 

第一次见到谭宗明,他正卡在奔四的当口上,为了登山而做足准备。他为人处世松弛有道,既有金融巨鳄的气度,也有寻常人的活泛心思。

第一次见到赵启平,他年轻得像道光。作为随队医生,在一群中老年里他简直散发着各种意义上的人性光辉。虽然维持着面对生人的疏远,可又些微地透露出不安分的模样。


 
 
 

初见即使动心。我不知晓他们互相见彼此第一面有多么惊艳,至少于我,是足以回味至今了。

生活总在人不经意间发生改变,没有人说得上自己即将在何时遇上命中注定的伴侣。故事渐渐在眼前铺开,谭宗明和赵启平相遇,从“酒肉朋友”做起,一点点熟悉彼此,一步步走近对方的生活。

说到这,我简直想对“酒肉朋友”拍手称妙!这太符合我心目中小赵医生和谭总的相处方式了,无论是高档西餐厅吃牛排,还是小弄堂里一碗鲜馄饨,都是两人迅速走近的好方式。从吃食开始,然后了解对方口味咸淡,兴趣爱好,生活模式,整个人在心中慢慢变得立体。这也使爱情出现得十分自然。

互相尊重,然后暗生情愫。

至今犹记得那晚谭宗明给小医生弹吉他。飓风过境,爱情有如飓风过境,人力无可为之。

而纪斯则是一剂催化剂了。他让我眼前一亮,因为毕竟是原创人物。我预料到太太会把他写得完整而不突兀,可没想到他会成为这么亮眼的一部分,不但不突兀,甚至完美融入了谭赵的故事里。我想他喜欢过赵启平,毕竟是难得的知心人。可他也看出谭宗明的决心,那个夜晚的拳脚相向,不仅留下伤痕,也使他内心了然。

于是他选择保留与赵启平的友情。一切仍有可挽回,又似乎无可挽回。


 
 
 

于此赵启平也恍然大悟。什么叫做无处可逃,这就是无处可逃,和谭宗明的感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显然是彼此相爱的,任凭自己不想承认也毫无办法。

所以我始终认为,谭宗明的表白方式太过于出色。面对小医生砸方向盘的烦躁时一句“我乐意”,在那通惹怒小赵医生的电话里一句“我想认真了”,每词每句都把他的内心表现得淋漓尽致,踢给赵启平一记直球。

令人庆幸的是,赵启平最后接住了球。 他们有始有终,不可避免地走到了一起,然后不可避免地走到了最后。


 
 
 

他们,他们是多么好的人啊。谭宗明和赵启平都是非常非常独立的个体,生活轨迹全然不同。他们有自己的主见,有生活阅历,有魄力还有能力。所以如果有一天这两个人走到一起,绝对不会是因为任何外界原因,只可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因为“我乐意”。因为我想爱,所以我爱。

这就是我理想中他们的爱情。真正成年人的理智的爱情。直到之后的冷战那段,看得我心酸又想为太太叫好。爱情走到分叉口,要么再进一步,要么直接拜拜。他们还是要斟酌好了一步一步走,麻烦和顾虑总是有的,生活还是要前进的。真的要执手走下去,就得过这一关,就得确认对方是自己想要过一辈子的人。

所以我能体会赵启平当着妈妈的面流泪时心里的酸涩,哗啦啦的柠檬汁翻了一地。他在非洲做志愿者,白天治病救人,到了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时,闭上眼就被汹涌思念淹没。

好在他们都做出了抉择。兜兜转转了几万字,他们还是站在彼此身旁。夕阳下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执手追赶劫匪,赵启平抬起亮亮的眼睛看向谭宗明,然后告诉他,是戒指。

也是一辈子啊。我抱着手机在床上打滚。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总之这篇文给我的最后印象就是太好了。我从正文到番外,一字一句翻来覆去读了不下五六遍,只想抱着糖葫芦太太狂抹眼泪鼻涕。太好了。

谭宗明有年轻气盛的过往,在他面对他亲生老爹时仍可见一斑,丰富的人生阅历背后是处变不惊的执着的心。而赵启平有浪荡也有安稳,一身傲骨,看得清情况也会放低姿态,所有行为背后都有自己清晰想要的目标。

他们都有对自己负责的人生态度,从此以后,也更愿为对方的人生负责。

和欢乐颂原作相比,谭赵二人在这里不知有血有肉了几百几万倍。我从楼诚开始吃,欢乐颂看到一半时就站定了谭赵。我喜欢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喜欢性格之间微妙的反应。

可是我实在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反正《冤家》里描写得淋漓尽致就是了。 


 
 
 

所以,洋洋洒洒写了那么长我也没有别的目的,就是吹一吹谭赵再吹一吹糖葫芦太太。

给您表白一万次都嫌少。真的。

从谭赵、楼诚、蔺靖,到前段时间的全职,您的文字有魅力。有如乱世浮生里惊鸿一瞥,整颗心都能随之安静下来。

以及特别爱您的环境描写,只言片语恰到好处,字里行间都是散落的温柔。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的,《冤家》里小赵医生偶尔还有带点上海口音,亲切又温柔至极。

又以及,您笔下的爱情也是那么温柔。谭赵丝毫没有拉郎的尴尬,教科书一般的般配。我把下载下来的txt放进阅读软件里,每隔几行就要划线做笔记,每读几段就想抄下来捂在心口尖叫。(……)

又双叒叕以及,这也是我一定要收本的原因!恨不得请您留个支付宝让我给您打钱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的最后,我想说,冤家宜结不宜解,他们结怨亦结缘。我的评实在写不出谭赵和这篇文的万分之一的美好,可还是斗胆请您收下。

番外还是多多益善的!请不要大意地正面撒糖吧!故事未完,生活不止。对谭赵的爱和您的爱无穷无尽!

比心。



2017.5.6


 
 
 

评论 ( 15 )
热度 ( 55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