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Word误我

躺尸了很长一段时间,抱歉。疯狂赶课题中。

那话怎么说来着,死线并没有提高我的生产力,只是给了我把一堆shit交上去的勇气。

大概还有三天能收尾了。会回来填坑的,嗯,各种意义上的坑。

今天早上爬起来写到吐,停下来喝了杯水,结果桂发发跳上来把新写的全删了。痛哭流涕中重写了一遍。

Word,我命给你要不要啊!

非常无聊地做了张帕乌斯托夫斯基的生平路线图,当然非常粗糙而且不完整,就是想看看老帕这么多年转悠了多少地方。


1920—1921年,老帕在敖德萨的《海员报》当记者,结识了巴别尔,吐槽巴别尔简直是全敖德萨数一数二难缠的人物。

二十年后,巴别尔被苏联秘密警察逮捕并杀害。

死前他给检察院写了两封信,指出自己在屈打成招时的证词都是诽谤,试图挽救自己所诬告的同志。

可惜他没能感动斯大林。

巴别尔最终在阴冷的莫斯科被枪决,再也没能回到光明热情的故乡——敖德萨。

评论 ( 5 )
热度 ( 62 )

© 美人赠我糖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